乙未阁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凰歌千秋 > 第三十五章 韩媒婆

凰歌千秋 第三十五章 韩媒婆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凰歌千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“师兄的要求似乎太苛刻了。”韩子矶想了想,还是开口答:“若是平民之家,一夫一妻,一生足矣。可是我生在富贵院,很多事情就是身不由己。”

姬一命嗤笑了一声,摇头道:“公子不见得拿了真心对千秋,听这语气也是给自己的风流找借口。千秋嫁给你,还真不知是好是坏。”

千秋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姬一命的衣袖:“师兄,不是你想的那样,他对我挺好的,等过段日子,也许我还能回山寨去看看呢。”

姬一命有些恼的转头看她:“婚姻大事不是儿戏,你若所托非人,叫我怎么安心?”

“师兄也已经成家,安心与不安心又还能做什么?”韩子矶嘲讽一句,站起来就拉过千秋的手腕:“就算我三妻四妾,不对千秋付真心,千秋也已经嫁给了我,而不是师兄你。多余的关心还是省省吧。”

言罢,拽着她就下茶楼往外走。

姬一命脸色难看,坐在桌边没有动作。凳子上还放着千秋的麻布袋,以及一小坨包裹。

韩子矶板着脸走了一路,身后的人却格外安静,他有些不适应,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。

姬千秋一脸沉思状,见他停下,便抬头看着他:“我说石头兄,你刚刚那么大火气干嘛?”

韩子矶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:“不识好歹的东西,我还不是在帮你?你那师兄口口声声关心你,背着你却又娶了妻,标准的负心人还要装深情,看着就让人讨厌!”

“师兄不是那样的人。”千秋认真地摇头道:“他不是装深情,而是从小到大关心我习惯了。我莫名其妙嫁了人,他自然是要过问的。”

韩子矶看了她半晌,轻哼一声:“女人就是愚蠢,还是只有男人才看得懂男人。你要是有一天在你师兄身上吃了亏,可莫要来同我哭!”

谁会哭啊?千秋撇嘴,随即又笑嘻嘻地道:“好啦,咱们回去吧!”

全部家当已经给了师兄,老爹他们就一定能收到。千秋轻松了不少,在宫里吃吃睡睡,日子也没什么压力,只是经常与韩子矶同塌而眠,她这小心肝还是会忍不住乱蹦跶。

就比如现在,韩子矶已经睡着了,午休时间,他睡得格外地沉。睫毛合上,在眼下留下淡淡的阴影,薄薄的唇抿着,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……

千秋趴在他身边,吞了吞口水,想伸手去戳戳他的脸,甚至想咬一咬这人的唇,看是不是跟糯米糕一样的香甜。

完蛋了,她最近越来越色了!

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百遍,千秋还是没忍住,轻轻的,就十分十分轻地,碰了一下韩子矶的嘴唇。

旁边的人毫无动静,千秋砸吧一下嘴,嘀咕道:“男人的嘴唇怎么比女人还软,真是娘娘腔!”

装睡的韩子矶要被气死了,这死丫头趁他睡觉占他便宜就算了,还敢骂他娘娘腔?

叔叔能忍,婶婶都不能忍了!韩子矶装作梦呓了一声,然后一个翻身,长手长脚地将旁边的人给卷进了怀里。

千秋低呼一声,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。微微抬头就能看见韩子矶的下巴。他的嘴唇要落在她的额头上了,就差一点儿。

忍不住往上蹭了蹭,阿弥陀佛,她真的不是有意要占韩子矶的便宜,只是这人看起来太可口了,她就想偷偷尝尝他嘴唇到底是啥感觉。

说起来有点不害臊,到底是个女儿家,这样觊觎男人的美色,好像不太好。不过千秋转念一想,她是个山贼啊,顾及那么多规矩干什么?亲就亲一下,又不少块肉!

于是鼓足勇气,千秋往上抬头,嘟起嘴就要印上韩子矶的唇。

眼看着就要亲上了,韩子矶却一个翻身,又朝床外面睡去了。

千秋气急败坏,这人睡个觉也不老实!没事翻什么身!这个角度她是无论如何也偷不了香了,干脆气呼呼地埋被子里去睡觉。

韩子矶感觉着身后的动静,微微弯唇。真是个色胆包天的小山贼。

没那么喜欢她师兄了吧?都有心情来偷亲他了。韩子矶八卦地想,其实千秋还是更适合楚越。

说起楚越,那家伙已经好久没露面了,听说是狙击帝王回宫失败,被太上皇丢去山上拜佛了。太上皇与太后即将回宫,估摸着也不久就能看见了。

问题是,千秋对楚越似乎没啥好感,他是不是得促成一下?免得日久生情,这女山贼要是爱上自己,那可就是麻烦事了。

韩子矶认真地开始思考这个问题。

下午去太极殿看折子,殿里就幽幽地立了一个人:“皇上。”

韩子矶不知为何心情甚好,嘴角弯弯地抬头:“嗯?”

楚越站在他面前,一脸苦瓜相:“皇上,您看臣,是不是瘦了?”

韩子矶放下折子,笑道:“你回来得倒是快,父皇母后也到了?”

“太上皇与太后中午就回宫了,只是没人去打扰您与静妃娘娘午休。”楚越可怜巴巴地道:“臣回来得哪里快了?一点也不快!太上皇让臣在山上吃了半个月的素!”

“不是挺好嘛,就当清清肠胃。”韩子矶上下打量楚越几眼,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又打量了三圈,看得楚越浑身发毛,差点跪地求饶。

“听说,你在京城开了一家酒肆?”打量完了,韩子矶笑眯眯地问了一句。

这下楚越是直接给跪下去了,脸色煞白地道:“臣没有!”

为官不得经商,这可是死罪。

“好吧,朕问错了,应该是你身边的奴仆,在京城开了一家酒肆,是吧?”韩子矶道。

楚越战战兢兢地抬头看了两眼这主子的脸色,搞什么啊?一脸笑眯眯的,不像是要问罪的样子,可是就是看得他浑身发毛。

“……是。”

“楚爱卿家境不错,人也聪明,会养家糊口。这样好的男人,怎么还没娶亲?”韩子矶抬手示意他起来,顺便让顺子给了他一杯茶压惊。

“臣……还没遇见合适之人。”楚越迟疑地回答着,随即浑身一震:“皇上莫不是想给臣赐婚?”

天哪,不要啊!他悠闲自在的日子还没有过够,不想那么早娶妻生子啊!

“嗯……是,也不是。”韩子矶摸着下巴,颇有些为难地道:“这件事说来话长,爱卿既然是国家栋梁,那就一定得替朕分忧了。”

“皇上……”楚越哭丧着脸就又给跪下了:“臣去迎接皇上回宫,都是受太上皇的旨意,不得不去啊。皇上何苦为难臣……”

韩子矶挑眉,好笑地道:“你以为我真是为难你?来来,朕与你单独说说。”

挥退了一众宫人,韩子矶抓着楚越的衣襟就把他带到了内殿,左右看看无人,小声地将自己与姬千秋的孽缘说了一遍。

当然,他省去了灵魂互换那么扯的事情,就说两人一直同路,他答应给千秋找个好相公,现在两人暂时一起也不过是逢场作戏。

韩子矶苦口婆心地道:“千秋虽然是个山贼,但是朕在她寨子里的房间看过,她也会书画,人也仗义,偶尔温柔体贴,嫁给你,定然不像其他女子那样争风吃醋,会给你省下不少麻烦。”

楚越忍不住嘀咕:“静妃娘娘这么好,皇上你干嘛不自己留着?”

韩子矶严肃地摇头:“朕还有许多大事要做,千秋为妃,帮不了朕反而可能会害朕。况且我与她之间只有兄弟之情,勉强在一起就是耽误她一辈子了。”

他说的这是心里话,姬千秋虽然是挺不错的,没其他女子的矫情,但是他也早就说过了,之所以不立妃不立后,是因为怕后宫起火,更不能让他专注夺权。老狐狸多精明的人,将他身边能利用的人都利用个遍。妃嫔太多,是给自己找死。千秋这样好利用的人,他还真怕成个祸害。

再者,最近他与她也实在太亲近了些,那丫头都开始偷亲他了。为避免成为第二个林璇儿,他还是将她处理了比较好。

楚越看着韩子矶的神色,微微抽了抽唇角。皇帝让自己去勾搭皇妃,这俩人也都是奇葩。

韩子矶说了一阵就带着楚越往景象宫走了,一路上不断地说千秋的好话,什么懂规矩啦,温柔啦,好养活啦。

结果一踏进景象宫的门,就听见了院子里传来的尖叫声。韩子矶脸色一僵,慢慢转头过去,就看见林璇儿脸色苍白地往外跑。同她一起跑的,还有几个宫女,没头没脑地全撞在了顺子公公身上。

“干什么!”顺子公公低喝一声:“没个规矩!”

林璇儿吓了一跳,抬头看见韩子矶,连忙就跪下了:“皇上!静妃娘娘疯掉了!您快去看看!”

啥?韩子矶嘴角一抽,跟着就绕过立壁往院子里走。楚越觉得好奇,连忙也跟上。

“还有谁?”一身宫装被撕得不成样子,千秋满头大汗地站在院子的石桌上,地上躺着六七个护卫,皆是面如土色。最严重的一个,鼻子被打得通红,正在流鼻血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