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未阁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凰歌千秋 > 第四十章 洞房花烛

凰歌千秋 第四十章 洞房花烛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凰歌千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人生四大喜事,洞房花烛夜排在第二,按理说韩子矶也没啥好不开心的。但是莫名的,他觉得很惆怅。头一次娶妻,还是个不认识的,虽然他不是特别讨厌司徒秀秀,但到底也没感情基础啊,两个陌生人洞房,多别扭?

他还不如和姬千秋洞房来得自在。

当然,既然已经决定把姬千秋给楚越了,他也不能再这么想,只是得允许他伤感一下,祭奠一下自己即将结束的单身日子。

楚越贼笑贼笑的,应了邀就叫人端了酒来,就坐在太极殿里,关上门里头只留他两人。

“你说,朕这日子是不是也挺悲哀的?”

两杯酒下肚,韩子矶忍不住开了口:“上被自家老爹压得严实,下被满朝文武制肘,封个皇后还是我不认识的,今晚还得行夫妻之礼。”

楚越很想点头,这日子过得还真是悲哀。不过他现在得是正能量小天使,哪里能给人家泼冰水。

于是顺着劝道:“天下还有很多人吃不饱穿不暖,比起他们来说,您是很幸福的。”

韩子矶顿了顿,咧嘴笑:“这倒也是,你看千秋,喜欢金子跟喜欢什么似的,也是缺了才会喜欢。那傻丫头,抱着宫里什么东西都当宝贝。”

楚越微怔,嘿,他这头还没提呢,这主儿怎么就自己说到千秋身上去了?

“静妃娘娘过得是挺乐呵的。”抿了一口酒,楚越接着话头就道:“只是听闻她今儿个和皇后娘娘不太愉快。”

“嗯?”韩子矶微微皱眉:“她闯祸了?”

楚越摇头:“只听说皇后娘娘一杯茶差点泼在静妃娘娘身上。”

韩子矶沉默,楚越又笑眯眯地接道:“属下觉得这未必不是好事。”

“嗯?”韩子矶眯眼看着他:“怎么是好事了?”

那傻丫头半点规矩不懂,若哪次惹恼了皇后,不知道要吃什么苦头呢。

“皇上不是有意要寻机会送静妃娘娘进冷宫么?”楚越笑道:“她与皇后不和,机会不就是更多了?”

韩子矶一愣,继而抬眼看了一眼楚越的表情,不动声色地问:“你很盼着她进冷宫?”

“啊……属下哪里敢。”楚越一脸惶恐地道:“这不是皇上的心意么?”

他的心意……韩子矶抿了抿唇,饮酒不语。

千秋那性子,要她犯错实在也太容易了。也是,说不定要不了几天,她就可以去冷宫了,然后他便安排好,让她带着她的千两黄金出宫,换个身份嫁给…嫁给楚越。

惆怅的感觉更浓了,韩子矶微醺,斜眼看着楚越道:“你这桃花满面,又兴致勃勃过来陪朕,可是有什么好事?”

楚越也喝了不少,鼻息之间满是酒气地道:“佳人有约,月挂柳梢头,怎能不开怀?”

手撑在桌上,袖子里也就“不经意”露出一截同心簪来,那是千秋最近经常戴的簪子,喜欢得紧,虽然不知道是喜欢这簪子的寓意,还是喜欢它是金子做的。

韩子矶瞳孔缩了缩,脸色有些沉:“楚越,你虽是楚家人,但也懂得宫里的规矩吧?”

楚越一脸无辜,放下手,眨眼道:“宫里的规矩属下自然知道,皇上您就是规矩,您允什么,属下才敢做什么。”

这话放平时也没啥,可是联系上下文一理解一分析,韩子矶一口酒堵在喉咙里,不上不下,把自己憋了个半死。

今天晚上,他们要干什么?还打着他允许的旗号?他是允许没有错,但是也不代表他们可以在宫中半夜偷情吧?

不,不对,这两人要是感情已经进展到可以偷情的地步了,那他该高兴才是,到底也是他一手做的媒呢。

韩子矶想通了,干笑两声,又喝下一大口酒。

天慢慢黑了,宫人早就准备好了龙撵在外头,顺子公公进来拨弄了一下灯芯,小声道:“皇上,该是去芙蓉殿的时辰了。”

韩子矶抬起手,手里的书半个字没看进去,淡淡地应了一声:“走吧。”

芙蓉殿就在太极殿后头不远,可是宫道曲折,得从离景象宫不远的地方绕过去。

韩子矶坐在龙撵上一路看着天上的月亮,月挂柳梢头?好像还没到时辰,但是楚越本来就是值夜的护卫,要跨进景象宫简直不要太简单。这两人万一被人逮住了,该怎么办?

想着想着,前头就是景象宫了,韩子矶忍不住从龙撵上站了起来,往那头看了看。

黑漆漆的宫殿,什么都没有。

“皇上?”顺子公公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:“您小心些!”

韩子矶坐下来,干咳一声问:“今天景象宫执勤的护卫是不是少了些?都没看见人。”

顺子公公古怪地朝那边看一眼,道:“晚上执勤一般都只有一个护卫,外加宫人若干。皇上要给景象宫增添护卫么?”

“……不用了。”韩子矶垂了眸子,安静地坐着不再说话。

芙蓉殿里暖香盈盈,司徒秀秀穿着红色的薄纱,娇羞地坐在桌边。桌上有大红的喜烛,也有珍馐百味。

“皇上驾到。”外头通传了一声,司徒秀秀眼睛一亮,立刻起身去迎。

“臣妾给皇上请安。”

“免礼。”韩子矶觉得有些尴尬,但是还是带着淡淡的笑:“皇后一直在等朕?”

司徒秀秀脸红,轻轻点头,小女儿一样地拉着他的袖子道:“臣妾爱慕皇上已久,今日得天眷顾,终于能成为皇上的妻子,臣妾好开心。”

韩子矶有些别扭,轻轻将袖子抽出来,坐在桌边道:“难为皇后了,东西这么多,看起来这么好吃,也还等着朕来一起吃。”

要是姬千秋,绝对半根菜叶子都不给他留下。

司徒秀秀被这话说得一愣,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。等着皇帝来一起用膳不是礼节么?他竟然还夸奖她?

须臾,她又换上盈盈的笑意,跟着坐下来道:“既然看起来好吃,那就一起尝尝吧。”

芙蓉殿窗户半掩,外头一轮月亮正圆。两人安静地用了一会儿东西,气氛甚为不错。酒菜撤下去之后,司徒秀秀更是大胆主动,将韩子矶往床榻上带。

“皇上,您瞧这月色多美?”

眼看着韩子矶都打算束手就擒了的时候,司徒秀秀却突然文艺了一下:“月挂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臣妾一直盼望能与心爱之人成夫妻之好,今日……”

韩子矶睁开了眼睛,扫一眼外头的月亮,从这个角度看过去,那轮圆月就正好挂在了树枝上。

心里一紧,他翻身就坐了起来,将被司徒秀秀扒开的衣襟合拢,皱眉喊了一声:“顺子!”

顺子公公本来是要完成光荣的听墙角工作的,被这么一喊,吓得直接滚进了殿里:“皇上?”

“外头有什么动静没有?”韩子矶一脸严肃地问。

司徒秀秀吓了一跳,顺子更是一头雾水:“什么动静?宫中一切如常啊皇上!”

韩子矶抿唇,微微不悦地道:“那就是宫中禁卫在偷懒,太过松散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顺子公公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皇上这又是哪门子的不对劲,好好的洞房花烛,怎么扯到宫内治安问题上去了。

“皇后你先睡吧,朕出去看看。”韩子矶觉得心里不踏实,翻身起来,披上龙袍就往外走。

“皇上!”司徒秀秀眉头大皱,失声尖叫。这声音有点儿刺耳,韩子矶不由地脚下一顿,皱眉看回来。

司徒秀秀连忙换上柔弱的表情,双目含泪,无比凄凉地问:“可是臣妾哪里没有伺候好皇上?”

韩子矶表情柔和了一点,轻声安抚道:“与皇后无关,朕只是想出去看看。”

看看?有什么好看的!司徒秀秀怄得不行,却也拦不住,眼睁睁地就看着那抹影子消失在了门外。顺子公公尴尬地朝她行了礼,也退了出去。

大婚之夜,竟然不宠幸她?!

“水蓝!”司徒秀秀尖叫一声,气急败坏地道:“给我跟着去看看,皇上到底是去看什么了!”

水蓝吓了一跳,连忙应了一声,跟着出去了。

韩子矶上了龙撵又下来,挥手道:“朕自己走走,不用龙撵了。”

顺子公公战战兢兢地道:“皇上您想去哪儿?”

“你管得着?”韩子矶不耐烦地挥了挥手:“别跟来!”

言罢,一人就往那黑漆漆的宫道上走了。

“哎哟我的皇上哎……”顺子公公急得不得了,又不敢忤逆,连忙派人去禀告太后,一边让人远远跟着。

韩子矶七拐八拐,把身后的人甩得差不多了,才敢往景象宫走。

虽然他觉得楚越不是那么荒唐的人,但是情动的时候,谁又能做什么保证?现在三更半夜,宫中四下无人,可不就是奸夫淫妇狗男女相互勾搭的最好时机么?

越想越觉得可怕,韩子矶加快步子往景象宫赶。

到了门口一看,嘿,没人?楚越是值班的护卫,定然应该站在门口守着的!

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许多,韩子矶轻轻推开门,跟做贼似得潜入了景象宫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