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未阁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凰歌千秋 > 第四十一章 这是陷害!

凰歌千秋 第四十一章 这是陷害!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凰歌千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景象宫的守卫没有想像中那么严,几处该执勤的宫人好像都睡觉去了,连百合都没有在门口守着。

一定是被楚越支开了!韩子矶咬牙,宫人的爱岗敬业精神实在太淡薄,明天有空一定要好好整顿一下,这么大的空子留给人,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花好月圆!

内殿的门也未锁,里头传来一些细碎的哼哼声,韩子矶轻轻推开门,踮着脚尖侧身进去,黑着脸往床榻那边走。

他已经在心里想过了,若楚越真干得出这婚前偷情的事情,那他也就不可靠!千秋断断不能交给不可靠的人!反对无名苟合,反对暗度陈仓!千秋好歹也是他的人,怎么都是该让人八抬大轿娶回去的!

站在屏风面前沉默了好一会儿,韩子矶做了个深呼吸,大步跨了进去。

“唔……”

千秋睡得正好,身上穿着的寝衣都松散了,一双小脚不甘心地往天上踢了几下,又翻身抱着被子打呼噜。

韩子矶:“……”

左右看看,漆黑的屋子里除了他别无一人,他似乎、依稀、大概是被人给坑了?

这是什么情况?说好的月上柳梢头呢?为什么这床榻上就千秋一人睡得张牙舞爪的?

他可是翘了和皇后的大婚之夜,一路上心路历程那叫一个曲折,结果过来就给她看这个?

韩子矶愤怒了,虽然愤怒之余还松了口气,但是到底也是愤怒了,一撩袍子坐在千秋床边,伸手就想去掐她脖子把她给掐醒。

“石头……”

千秋翻了个身,吧唧了一下,然后扁了扁嘴,颇为委屈地梦呓了一声。

韩子矶的手顿在半空,眼神微微一闪。

这丫头梦见他了?梦见什么了?看这小脸皱成一团,像是做什么不好的梦。被子踢到一边,半个肩膀都露在外头。

“睡相真差。”韩子矶嘀咕了一声,伸手将她的衣裳合上,又把被子给她重新盖上。

外头的宫人正四处找皇上,顺子派去碧水宫报信的人统统被太上皇给丢了出来,据说是打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,不问缘由,一律贬去了浣衣局。

顺子公公六神无主,只能站在芙蓉殿外头。皇后娘娘哭了一宿,水蓝也跟丢了皇上,在芙蓉殿外跪了一宿。

韩子矶不知为什么就坐在床边没有动,看着千秋的睡颜,就一直看到了天亮。

“皇上?!”

盛水的铜盆掉在了地上,打雷似得一声响,吓得床边睡着了的韩子矶一个激灵,也把床上的千秋给吓醒了。

“搞什么?”山贼的起床气很高,皱着眉头看一眼门口的百合,又看一眼床边一脸茫然的人,扯了被子就继续蒙头睡,这天才刚刚亮,踩盘子都没这么早的。

百合看着韩子矶,脑子里混沌了半晌,没说话。韩子矶是没回过神来,也没说话。屋子里一片安静,香炉里的香默默地熄灭了。

“石头?!”几秒钟之后,千秋猛地掀开了被子,睁大眼睛看着床边这人:“你你你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韩子矶揉揉额头,他也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搁这儿坐了一晚上,好好的温香软玉不回去,倒是跟避难似得留在这里。

百合捡起地上的盆子,飞快地关上门退了出去。这可遭殃了,皇上与皇后的大婚夜,皇上却跑来了静妃这里,就算是个肚量大的皇后,也定然是要恨死了静妃,更莫说那是个十分小心眼的!

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!

“你睡相真的很差。”韩子矶打了个呵欠,淡淡地看一眼千秋,站起来道:“昨儿我出来散心,顺路就来你这里坐坐,谁知道你睡着的时候跟耍杂技似的,精彩得让我看了一晚上。”

千秋再厚脸皮也难得羞红了一回:“我睡相差…差就差了关你什么事儿!”

韩子矶轻笑了一声,拍了拍皱巴巴的龙袍,道:“也没啥,就是挺好玩的。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收拾一下上早朝了。”

“哦。”千秋应了一声,随即一拍脑门:“你昨儿不是该和皇后去洞房么?”

韩子矶“嗯”了一声,微微侧头回来,笑道:“我半路没出息地跑了,而且是跑来了你这里,静妃娘娘,你可得小心了。”

千秋脸绿了,她再笨也想得明白韩石头给她惹了什么祸事,这无异于新婚夜抢人家相公,半路上劫人家红票,那新进宫的皇后娘娘还不拿着大砍刀来找她算账?

我的妈!

千秋大喊了一声百合,跳下床来就急急忙忙地收拾。

“你干啥去?想跑?”韩子矶好笑地看着她。

“跑?能跑哪儿去?宫墙那么高,我可翻不了!”千秋到屏风后面去换衣服,哼道:“我是讲究策略的!皇后要找我算账,我只能找人护着了!”

宫里又不是皇后最大,韩石头是摆明看好戏的,可是太后娘娘多和蔼可亲啊,她俩昨天还就打击天下渣男一事达成了友好共识,今天去太后宫里打个地铺应该没问题吧?

百合一脸菜色地领了顺子公公进来,后者看见皇上,脸都青了,跪下就道:“我的皇上哎……您就算去佛堂跟列祖列宗谈话也好过在这里啊!”

韩子矶摸摸鼻子,看着他身后一众奴才捧着的朝服,轻咳一声道:“更衣吧,百合也快伺候娘娘更衣。”

“是!”百合已经要愁死了,本来是打算出去寻个法子把皇帝偷偷瞒着请出去的,没想到打开门就撞上了顺子公公,吓得她开口就十分诚实地道:“公公来伺候皇上更衣?”

得了,天皇老子也救不了她主仆两个了,这么多宫人都亲眼目睹皇上在景象宫,要不了多久皇后那边就该传话了。

百合欲哭无泪,手下却麻利地帮千秋挽了个素雅的发髻,不用多少发簪首饰,衣裳更是给她找了件最素的。

“今天走白菜路线?”千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不解地问。

“娘娘您少说两句。”百合小声跟她咬耳朵:“您现在是越憔悴越可怜越好,咱们赶紧去太后宫里吧!”

就算是太后,那也是不喜欢白菜的吧?千秋腹诽一声,跟着韩子矶一起出了景象宫。韩子矶坐上龙撵,还送给她倾国倾城的一笑:“希望晚上还能看见爱妃好好的。”

爱你奶奶个熊的妃,没见过哪家皇帝这样陷害爱妃的!千秋对着远去的龙撵比了个小指,然后提着裙子就往碧水宫狂奔。

太上皇已经去了早朝,太后娘娘正在梳妆,打了个呵欠喃喃地道:“休语,昨儿芙蓉殿那边到底怎么了?”

休语抿唇,低声道:“回主子,昨儿皇上未曾宠幸皇后,中途不知怎么了,突然就走了,也没人知道去了哪里,顺子公公着急,才派人来禀告。”

“中途落跑?”太后抚了抚额:“他一定不是我亲生的,怎么这样没出息!”

休语低笑,道:“皇上也还是个孩子脾气,对待感情一事上,总是太过腼腆。但是皇上的容貌和睿智,一看就是娘娘亲生的。”

“大早上的嘴真甜。”太后娘娘心情甚好地躺上贵妃榻,捻起矮几上的糕点正准备吃。

“太后娘娘嗷嗷嗷——”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嚎叫,接着一个球一样的东西直接滚了进来,飞快地趴在地上:“给太后娘娘请安!”

这动作干净利落行云流水事发突然的,把太后吓得一个哆嗦:“什么东西?”

休语眼皮子抽了抽:“回太后,是静妃娘娘。”

“哈?”太后哭笑不得,坐起来看着下头道:“千秋丫头这又是怎么了?”

千秋抬起头,一张白菜脸惨兮兮的,哀嚎道:“太后娘娘救命啊,你家儿子陷我于不仁不义不厚道,马上臣妾的小命就要木有鸟!”

话说太快,舌头都打结了。旁边的休语姑姑微微皱眉:“静妃娘娘说话当是注意些礼节。”

“无妨,倒是真实可爱些。”太后摆了摆手:“千秋丫头,坐上来同本宫说说,琅儿怎么陷害你了?”

千秋立刻蹿上软榻,皱着脸道:“娘娘,我昨儿什么都没干,就是跟往常一样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睡觉,结果早上一起来就看见皇上在臣妾宫里,并且听说昨儿一晚都是没去芙蓉殿。”

太后张大了嘴:“原来是去你那里了?”

千秋一脸严肃地点头:“娘娘,臣妾觉得这是一个阴谋,一定是皇上看臣妾不顺眼,想除掉臣妾。”

太后捂嘴一笑:“哪有那样严重,皇帝爱去哪里是他的自由,即使是新婚夜,没留住皇帝,也是皇后的错,错不在你。”

“可是…”千秋皱了皱鼻子:“臣妾总觉得背后发凉。”

太后咯咯地笑得欢:“聪明的丫头,往本宫这里一跑,背后还凉什么凉?等皇后要追究再说吧,咱们先来聊聊天,给本宫说说,离州那边有什么趣事儿没?”

千秋慢慢放了心,有太后罩着,应该也就没事了吧?于是她很开心地就跟太后聊起了八卦。

但是,半个时辰之后,皇后也拖着一张白菜脸,跪在碧水宫外头求见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