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未阁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凰歌千秋 > 第六十五章 无辜吊睛白额虎

凰歌千秋 第六十五章 无辜吊睛白额虎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凰歌千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秦阳是当朝太保,权势甚大,府邸也是豪华。不过让千秋有些奇怪的是,秦太保只娶了一个正室,其余的偏院竟然都是空无一人的。她被安排在了西院,秦夫人温温柔柔地来替她规整好一些东西,便由她自己玩了。

千秋将要用的东西拿出来摆好,便拉着楚越,将剩余的一大堆家财,全部托去了镖局,送往山东。

“山东?”楚越有些惊讶:“你爹在那边么?那边最近正是战乱呢,起义军跟朝廷军队起了正面冲突,正打得激烈。”

千秋干笑道:“我爹会好好保护自己的,这些钱拿去给他们防身也好,反正我留着没什么用。”

一千两黄金加上各种珍宝,都够十万大军过上一个月好日子了。楚越有些怀疑地看了千秋两眼,后者却打了个呵欠:“时候不早了,你也回宫吧,我就在秦府住一段时间,等动乱过去了再说。”

楚越叹了口气:“我搞不明白,你分明不是贪生怕死的人,却非要离开皇宫。皇上那样子看起来也不好受,你们这又是何必?”

千秋故作深沉地摇了摇手指:“你不懂。”

不懂个大头鬼啊,这丫头莫不是吃皇上的醋,所以在这儿玩欲擒故纵呢吧?

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,楚越道:“那我就先回宫了,你自己在外面,多加小心。”

千秋点了点头,楚越便转身往宫城走了。

天色晚了,街上也没什么人,千秋将一封信托在那堆东西里一齐押了镖,但愿老爹看见,能理解她的自私。

楚越一进宫就去太极殿找人,却被告知皇上今夜翻了林璇儿的牌子,去了承光殿。

那前头人走的灰尘还没落下去呢,这里便又开始风流快活了?楚越与千秋也算有些兄弟情义,当下也有点愤愤不平,转身就去了承光殿。

林璇儿正不知所措地绞着帕子,站在帝王身边。帝王不是第一次翻她牌子了,上一次来,也是这样坐了一夜,第二天就将她的位分升成了才人。

可是,她想要的不是这个。幼年同韩子矶一起玩耍,一颗芳心就尽付在了他身上,想着法子进宫,设着一个个陷阱害那姬千秋,也不过是防着她以后比她早一步夺了圣心。不过如今看来是没必要了,那姬千秋已经被打入冷宫,剩下的人才有资格与她一较高下。

林璇儿犹豫着,看了韩子矶好几眼,终于开口道:“皇上,时候不早了,还是早些歇息吧?明儿您还要上朝呢。”

韩子矶回神,目光幽深地看了林璇儿一眼,问:“林才人,你觉得这万里江山重些,还是红颜美人重些?”

突然间问这么一句话,林璇儿傻了,有些不明所以。皇帝这话是什么意思?红颜美人又是指谁?

“嫔妾…嫔妾觉得,当然是江山为重。”踟蹰了一会儿,林璇儿小心地答道:“太上皇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,自然是什么美人都比不上的重要。”

韩子矶一愣,继而低笑,瞧瞧,这些傻兮兮的闺阁女子都知道,江山为重,他怎么就方寸大乱了呢。

不该想的何必去多想,千秋是自己要走的,他也没必要强求什么。

深吸一口气,韩子矶站了起来,将林璇儿打横抱起,朝那芙蓉帐走去。

林璇儿低呼一声,脸上尽是娇羞,一双小手抵在帝王胸前,小声地道:“皇上……”

尾音轻轻上扬,端的是万种风情。可是帝王似乎不太领情,眉头皱了皱,挥袖灭了灯盏,沉声道:“不要发出声音。”

林璇儿咬唇,伸手替帝王褪了外袍。一双媚眼里满满的都是兴奋。

她终于等到这天了吗?

韩子矶闭上眼,任由这女子动作。他应该要找些东西分散一下注意力,也想证明一下,他不是非姬千秋不可,其他的女人,随意是谁,都可以与他有肌肤之亲。

龙袍褪下,有什么东西从袖袋里掉了出来。韩子矶没太注意,林璇儿却拿了起来,借着月光看了看,皱眉道:“谁绣的老虎,真是丑死了。”

说完便随手往床外面一丢,继续拿柔软的身子缠着帝王。

嬷嬷教的媚人的房中术她可是仔细学过了,今夜之后,她一定要让帝王心里有她林璇儿的一席之地!

可是,好端端的,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帝王就已经一把掀开了她,起身下了床。

“皇上?”林璇儿委屈地看着他:“嫔妾可是哪里伺候得不周到?”

韩子矶没有理她,只是皱着眉头往地上寻着东西。

黑漆漆的屋子里,只有窗户透进来的淡淡月光。韩子矶找了好一会儿,终于看见滚落在桌子脚边的香囊。

老虎身上沾了些灰,他伸手拍了拍,抿唇,起身去拿了外袍穿上。

“你自己睡吧。”丢下这么一句,帝王开门就出去了。

林璇儿半裸着身子跪在床上,呆呆地看着帝王的背影,茫然失措。

楚越正在想要不要去纵个火,或者大喊有刺客,以打扰皇上与那林才人的好事。可是还没等他采取行动呢,那头帝王已经自己出来了,衣袂飘飘,扣子都没有扣好,冷着一张脸就往外走。

“楚越?”帝王看见了他,停下步子:“安顿好她了?”

干笑两声,楚越点头:“在秦府住下了,看样子还不错,皇上不必担心了。”

“谁要担心她。”韩子矶哼了一声,继续往前走,楚越也就乖乖跟在后头。

“她那些财产,是不是又托了镖局?”

“皇上英明。”楚越道:“送去山东了。”

韩子矶的步子顿了顿,又继续往前:“也真是舍得。”

楚越没听懂这是什么意思,只觉得今晚皇帝身上的气息分外阴沉,阴沉得他都不敢开口说话。

“太上皇走的时候,只留给朕三张兵符。”韩子矶挥退了宫人,轻声道:“这三张兵符,能调动的大军也就只有三十万,若是朕不能用这三十万大军平了大晋四起的起义军,朕这皇位,也就不用坐了。”

心下一惊,楚越虽然也知道太上皇行事狠戾,可是……

“您好歹是他唯一的儿子,皇位不让您坐,还能让谁坐?”楚越挑眉道:“他要是自己还要来坐,将您废了的话,太后娘娘一定会先休了他的。”

韩子矶摇头:“江山能者居之,那老狐狸从来没有说,皇位一定要朕来坐,一直都是朕自己在争取。”

楚越微微一愣。

“韩氏一脉人丁单薄,的确只有我一个男丁。可在韩子狐的心里,江山要与不要,早就没什么关系。就算改个姓,他重新立一任皇帝,他也依旧是这大晋名垂青史的帝王。”

韩子矶微微叹了口气:“活在自己父皇阴影下这么多年,也是怪累的。”

楚越是楚家人,也就是太后那一脉的,与皇室的关系可是相当密切。但是今晚听韩子矶说这么一番话,他才意识到,原来他们眼里一直享受安逸的小帝王,还承受着这么大的压力。

太后与太上皇都是狠角色,这一生该有的东西也都尽有了。他们大抵也是希望韩氏江山千秋万代,可是却不会出手帮韩子矶,只会袖手旁观,看韩子矶到底有多少能耐。

楚越沉默,他想起了老鹰的养子方式,将幼鹰活生生抛下悬崖,要么学会飞,要么就摔死。

真是一家子的变态。

“跟你说这些,也无非是想让你帮朕一个忙。”帝王微微侧头,月光下轮廓分明的脸显得格外真诚:“楚越,别在后宫混日子了,去帮朕打仗吧。”

楚越扭头就想走。

“朝中文有张术,武有谢戎,不过那都是老一辈的势力了。”韩子矶一把拽住这人想跑的身子,淡淡地道:“朕现在文有方林恒,武就差你了。”

楚越连忙摇头:“不不,皇上,裴禀天的武艺比属下好多了!”

韩子矶皮笑肉不笑:“他已经在朝中供职,会成为你的助力。楚越,你武功比不上禀天,脑子却是聪明得很,不去打仗真是可惜了。”

楚越就差哭给他看了,他这样的人,就想着混混日子,以后娶个媳妇陪母亲唠嗑就行,没想干什么大事情。这主子怎么就挑上他了?

“事关朕的皇位问题,你没有选择。”韩子矶松开他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明天就去兵部报到吧。”

楚越呆呆地站在宫道上,忧伤地抬起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。

他的愿望,其实只是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。

韩子矶回到太极殿,站了一会儿,就走到墙边的第三幅画面前,卷起画轴看了看后头的御玺盒子,伸手想去拿出来,却又放了回去。

就当给她最后一次信任吧。

手里的老虎香囊的确不怎么好看,不过……韩子矶想了想,还是把腰间的玉佩摘下来,换成那只威风凛凛的吊睛白额虎香囊。

于是宫中开始流传皇帝喜欢老虎纹案的东西,各宫娘娘都开始重金求购老虎的小样,这也是后话了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