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未阁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凰歌千秋 > 第七十三章 是土匪还是皇妃

凰歌千秋 第七十三章 是土匪还是皇妃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凰歌千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太医很快来了,帝王坐在千秋床边,手里拿着带血的绢帕,脸色深沉。

“皇上,娘娘身子没有大碍,龙胎也是十分安稳,只是最近似乎休息不好,脉象有些虚浮,没有其他的。”太医诊脉完毕,拱手道。

“没有其他?那怎么会吐血?”韩子矶皱眉。

“这…”太医有些慌,他实在没有诊断出是为什么,帝王摆明了不好糊弄,他只能跪下道:“臣无能。”

千秋发着呆,突然想到了什么,转头看着韩子矶道:“我这样吐血,好像不是第一次了吧?”

在他们还换着身子的时候,从秦府出来进宫,韩子矶就顶着她这身子吐过血,之后过了一月,又吐过一次,现在差不多过了半年,又吐了。

韩子矶脑子里闪过什么,快得抓不住。

挥退了一众宫人,帝王将千秋抱在怀里,里里外外看了个遍:“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千秋摇头:“没事了。”

就是看着血有些慌了,她身上却没其他异常。

韩子矶颔首,将她重新塞进被窝,然后自己也脱了袍子爬上去,躺在她身边,伸手将她搂着:“睡吧,明日朕再让其他太医给你看看。”

千秋抿唇,抬头看着他问:“你不急着要御玺了吗?”

帝王沉默了一瞬:“明日再说吧。”

“好。”千秋感觉到他心情不是太好,于是伸手,回抱住他,而后安稳睡去。

华容宫里,有宫女跪在惠妃跟前,花玲玲支着下巴,淡淡地看着那人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以后便改名青莲,侍奉我左右吧。”

宫女叩首下去,再抬头,却分明是林璇儿。

“奴婢以后便唤青莲。”她道。

大晋天下,叛军逐渐被压制,最后就没了风声,似乎又回到了风平浪静的盛世。秋后一日,叛军首领集体在菜市口斩首。

“本宫要见皇上。”千秋看着太极殿面前站着的顺子公公,眉头皱得死紧:“公公什么时候要拦本宫了?”

顺子公公有礼地拱手道:“皇上吩咐,任何人都不想见,娘娘请回吧。”

他到现在还没有将她爹放出来,现在又下令首领集体菜市口斩首,这怎能让她不慌?千秋想问问他到底要做什么,他却不肯见她。

“我再说一次,让开。”千秋冷了神色,看着面前的顺子道。

顺子公公到底也是宫中的老人,什么样子架势的没见过,也压根不怕这些个娘娘,女人么,再得宠也还是个女人,况且皇上对静妃的态度很是微妙,让人看不太清楚。

于是他就打定主意拦到底了。

千秋的肚子已经微微有些弧度了,算算日子,转眼也有三个月了。这三个月她当真是吃了睡睡了吃,半点没有动过。

而现在,二当家被惹毛了,捏得拳头咔咔作响。也不管那宝贝肚子了,挥起拳头就将顺子公公给揍了一顿。

“娘娘!”百合吓白了脸,可是哪里拦得住,眼睁睁看着自家主子将门口几个太监都揍了一顿,然后一脚踹开了太极殿的门。

花玲玲研墨的手一顿,惊讶地往千秋这边看了一眼,随即转头看向帝王。

韩子矶放下手里的毛笔,看着门口的人,脸色难看得紧:“谁让你这样放肆的?”

千秋抿唇,眯着眼看着这两人道:“说是什么人都不见,这不还是见着的吗?你下次让顺子公公直接说不想见我,我也就不会这么脸皮厚地冲进来了。”

她的声音硬邦邦的,眼神也倔强得很,可是韩子矶看着她身侧紧握的拳头,莫名地就感受到了这丫头的情绪。

她好像在委屈,委屈什么呢?因为他不见她,而与花玲玲在一起么?

韩子矶突然变态地觉得看着千秋这样,他有些开心,至于为什么开心,他也不知道。

伸手将花玲玲拉到怀里坐着,帝王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道:“静妃强闯太极殿,可是有什么事情?”

千秋深吸一口气,咬牙道:“没什么事情,我要出宫,就是告诉你一声,再见。”

说罢,转身就往外走。

帝王沉了脸:“放肆!皇宫岂是你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的地方。”

千秋没搭理他,径直就跨出了太极殿。韩子矶将花玲玲推开,大步流星地跟上去,一把拉住千秋的手腕:“你出宫去干什么?”

“看菜市口的热闹。”千秋也不看他,垂着眸子道。

帝王冷哼一声:“你爹又不在里头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千秋一怔,抬头看着他。他将她爹放了么?

“今日处斩的都是一般地方的小头目,明日受剐刑的,才是你爹和那日闯入太极殿的另外两人。”韩子矶幽幽地补充。

剐刑!千秋气血上涌,一个冲动就往韩子矶那俊美无双的脸上挥了一拳头。

站在远处的宫人都失声尖叫,敢打皇上,这静妃还要不要命了!

帝王被打得微微侧过头去,牙齿磕破了嘴唇,流了点血。

千秋犹自觉得不解恨,狠狠地踩了他一脚,转身就往宫门口狂奔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看她跑那么快,韩子矶心里一紧,顾不得脚上正痛着,连忙朝她追过去。

惠妃安静地站在太极殿门口,看着那不要风度的帝王追着静妃跑远,微微勾了勾嘴唇。

蛮横无礼,不懂人情世故,这样的女人,也只有仗着帝王的宠爱,才能活得这么恣意了。

她不急,一切都要慢慢来,皇后还没有回宫,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呢。

千秋跑得很急,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摔下去,看得后面的韩子矶脸色白了白,连忙吼一声前面不远站着的护卫:“给朕拦住她!”

前面正走着的几人都是一愣,裴禀天还没反应过来,就下意识地伸出手,然后被温香软玉扑了满怀。

小小的身子,力气还颇大,撞得他后退两步才稳住。

“让开!”怀里的人儿抬起头来,一双眼里还有泪花,却是没掉下来。额头在他身前的护甲上撞得有些微红,看起来像一只炸了毛的猫。

裴禀天觉得有些好笑,不过抬头看着后面气喘吁吁的皇帝,他便皱眉,将人反手押住:“怎么回事?”

韩子矶跟了上来,黑着脸将千秋从裴禀天手里扯出来,狠狠地捏着她的手腕道:“自己的身子,不想要了是不是?”

千秋比他更狠,张嘴就咬在皇帝的手上,而后一甩,愤恨地道:“我要不要,与你有什么相干?回去抱你的惠妃坐你的龙椅去,老子要出宫!”

盛怒之下,“老子”都喊出来了。旁边还站着裴禀天和两个护卫,韩子矶忍不住皱眉:“你能不能有点体统?皇宫不是外面,由不得你这么闹腾!”

“所以我不是正在去外面吗?”千秋怒道:“你家门槛高,我高攀不起,我就想去宗人府,捞不出人,大不了一块儿死!”

帝王气得太阳穴直跳,眼前都要黑了。裴禀天皱眉,听了几句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,于是挥退了身后的护卫,看着韩子矶道:“皇上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有什么,不如回宫去说。”

千秋瞪眼:“回宫?再让他把我关起来,然后去和其他女人你侬我侬?我他奶奶的才不要!”

裴禀天怔了怔,轻咳两声道:“这位娘娘……”

“禀天你不用管她。”韩子矶沉声道:“帮朕把她打晕,扛回景象宫去!”

景象宫?这是静妃么?裴禀天想了想,他好像帮静妃送过家书,这倒是第一次看见她的真面目,以前都是隔着纱帘的。

一边想着,手下却不迟疑,一掌砍在千秋的后颈,力道不轻不重,刚好打晕她。

千秋白眼一翻就没了意识,落在韩子矶怀里,脸色苍白。

韩子矶抱起他,朝裴禀天道:“爱卿不妨一起去。”

白白叫人家看了这么久的戏,他总得说两句话,以免他转头给传了出去。虽然裴禀天一直不是多话的人。

裴禀天点头跟上,他本来就是进宫复命的,没想到撞上这么档子事,真是让人哭笑不得。

将千秋塞到床上睡好,帝王才掀开帘子出来,坐在裴禀天面前道:“爱卿的事情办得如何了?”

裴禀天半跪道:“幸不辱命,西北一带已无叛军身影,各地衙门也都恢复了正常。”

“辛苦爱卿。”帝王颔首,夸奖了他一番,而后看了床帐一眼,道:“今日之事,让爱卿见笑了。静妃性子洒脱,没规矩惯了。”

裴禀天点头:“娘娘大方而不造作,与其他主子不同。”

他是想说粗鲁得不同吧?韩子矶摸摸自己还在疼的脸颊,无奈地道:“你明天便去兵部挂职吧,等朕处理完叛军首领之事,再替你安排差事。”

“臣遵旨。”裴禀天叩首,起身便告了退,临走出景象宫,还听见小宫女在低声嘀咕:“娘娘被人打晕了?这醒来,不得拿刀去报仇么?”

真有意思,这到底是土匪还是皇妃?裴禀天笑了笑,转身消失在宫道尽头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