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未阁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凰歌千秋 > 第七十四章 只要还活着就好

凰歌千秋 第七十四章 只要还活着就好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凰歌千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千秋没晕上一会儿就醒了,睁眼看见韩子矶的眼睛,伸手便想打出一招双龙戏珠。

“别动。”韩子矶扣住她的手,力气竟然还挺大,叫她挣脱不开。

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千秋黑着脸:“给我放开。”

帝王抿唇,手上力道不松,低声道:“明日楚越要娶亲,你知不知道?”

千秋一愣:“娶谁?”

“江随流的义女,顾盼盼。”

“怎么又是义女?”千秋挑眉:“她也是个山贼?”

“不是。”帝王摇头:“是青楼头牌,所以借了江大人的名头,才能嫁进楚家为正室。”

千秋点了点头:“这个是该恭喜他一下,楚越平时帮了我不少的忙……不过关你什么事?你以为有喜事我就得放过你?我告诉你,你再拦着我,我一样揍你!”

面前的人脸色变得跟走马灯似的,转眼又是气呼呼的样子。韩子矶忍不住闷笑。

“你还敢笑?”千秋觉得分外委屈,眼睛都红了。

再逗就过头了,韩子矶看看四周,无奈地低声道:“你爹不会有事的,别哭了。”

“我爹……”千秋一愣,眨眨眼:“不会有事?”

“嗯,明日因为楚越成亲,朕会下恩旨让犯人都以黑布罩头行刑。楚越亲自监刑之后才会去拜堂。”帝王轻咳两声:“蒙着头的犯人,谁都可以当。”

千秋算是明白这厮的做法了,偷梁换柱?上刑场的不会是她爹?

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千秋挥开他的手,往枕头里一滚:“那我就放心了,你的御玺等我安排好老爹,就还给你。”

帝王冷哼一声:“你以为我是为了御玺?”

“不然呢?”千秋凉凉地道:“要不是我还有个东西在肚子里,以你们那种思路,我交出御玺你就得杀了我。”

韩子矶气极反笑:“我要是真想杀你,你肚子里有什么都不管用,你知不知道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千秋别开了头:“你继续去陪你的惠妃吧,我累了,要睡觉。”

猫的毛顺下去一半,尾巴却还是警戒地扬得老高。韩子矶无奈地看着床上的人的背影,低声道:“千秋,这里到底是皇宫,朕也到底是皇上。你任性一时,朕也许可以包容。要是一直任性下去,哪怕你我之间缘分不浅,朕也给不了你那么多机会。”

千秋埋在被子里,听得半懂不懂,旁边的人却已经走了。

宫殿里瞬间清冷下来,一点声音都不再有。千秋慢慢掀开被子,望着富贵繁杂的绣纹顶帐,轻轻叹了口气。

楚越要成亲,自然引得朝臣侧目。这位新晋的二品大员,娶的是老臣江随流的义女,江随流资格颇老,地位卓然,其义女当然不会辱没楚家。

这天街上很是热闹,黄昏时分,穿着喜服的新郎官策马到了刑场,监刑叛军首领。百姓夹道,人山人海。那蒙着黑布的人被绑在木桩上,一点一点地刮去皮肉,惨叫响彻整个洛阳。

“楚大人不怕血气冲撞了喜气么?”旁边的官员皱眉问。

楚越立于刑场之上,淡淡地道:“我为大晋之将军,还怕贼子之血气?妄想动我大晋江山者,楚某乐意叫他们用血为我染一身喜袍!”

这话说得威风,围观的百姓纷纷叫好,千秋也跟着点头,这架势拿得足。

旁边几个护卫跟着她,将她与人群隔开,千秋就安静地站在一处,将整个行刑的过程看完了。

然后转身吐得昏天黑地。

她今天收到了韩子矶给的出宫令牌,和十个高手护卫,韩石头大概是不乐意见她,千秋也就没多问,自己出宫了。

到底是习武的,怀着身子也没那么娇贵,观完刑还能去茶楼喝茶,掌柜给她一间无人的包厢,几个护卫便引了一个布衣男人进来。

“老爹。”千秋看着面前的人,眼泪刷地就下来了。

姬四行在宗人府到底也是受了点儿苦头的,脸上有些伤,脸色也不太好看。千秋一抱他,发现以往老爹强壮的身子,也变得有些孱弱了。

“我就知道,定然是因为你,他们才会放了我。”姬老爹抱着自己的女儿,微微叹息道:“原想让你嫁个好人家,却不想扯进这江山事。到头来一步错,还要你来救。”

千秋觉得委屈,一看见自家老爹,扯着袖子就哭了个天崩地裂。

姬老爹心疼地道:“宫里的日子不好过是不是?你的性子野惯了,哪里受得了这么多规矩。那小子是不是对你不好?”

千秋哭够了,抹了把泪道:“他……无所谓好不好吧,我就走一步看一步,现在能救出老爹是最好,我想念黑风寨了。”

“黑风寨,咱们还算幸运的。”姬四行朝门外看了一眼,以茶水在桌上写道:“除了些许兄弟,刘、姬皆在。”

千秋眼睛一亮,刘自然是刘师爷,姬的话,也就是师兄师伯等人,全部安好?

这比她想象的好太多了,大家都还活着,六伢子也安全离开洛阳了。

“他们说要将我送出大晋,永生不得踏入边境一步。”姬老爹微微一笑:“无妨,我们都还在,去哪里都一样。”

千秋吸吸鼻子,点头:“老爹打算去哪里?”

“吴国吧。”姬四行朝她挤挤眼:“你送来的金银,都被你大师兄藏着。咱们既然能跑路,那就去安享晚年,也不错。”

千秋点头,将桌上的茶水都抹掉,跟老爹絮絮叨叨地说了半个时辰的话,外头的护卫却敲门道:“主子,该送人上路了。”

姬四行没有死的事情,不能走漏半点风声,所以千秋也没有拉着老爹不让他走,而是安安静静地跟着出去,送他上马车。

“好好照顾自己,当不想留下的时候,就来找老爹。”姬四行笑得慈祥:“爹始终是爹嘛,全世界的男人,就这一个靠谱的。”

千秋失笑,捏着拳头看着那马车骨碌碌地消失在洛阳街上。

“主子。”裴禀天在千秋身边,拱手道:“皇上已经去了楚府,臣奉命来接驾。”

千秋扭头,一双兔子眼瞪着他道:“是你。”

裴禀天一愣,抬头看了看她:“臣?”

千秋抬起拳头呵了呵气,绕到裴禀天身后,跳起来一拳砸向他的后脑勺:“你他奶奶的还敢装无辜?上次拍晕我的不是你?”

裴禀天倒吸一口气,眼前一黑,却没晕过去,勉强撑着身子道:“臣知错,娘娘息怒。”

出了口气,情绪就好多了。老爹走了是好事,活着就好。千秋松了拳头,看着面前的人道:“你下次要听那狗皇帝的命令拍晕我,也就做个样子,别真拍晕了,不然我还要揍你,明白了么?”

这一副熟门熟路的恶霸像,看得裴禀天忍不住失笑:“臣明白。”

“走吧。”千秋挥了挥手,示意他带路。

“娘娘力道不错,像是习武之人。”裴叔夜与她坐在马车上,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可有师父?”

千秋抿唇:“刚送走那个就是。”

裴禀天不知道千秋出来是送姬四行的,也就意思意思点了点头:“女子习武较为少见。”

“歧视女人么?”千秋看他一眼,脑子里好像突然想起什么。

裴禀天?对了,她一直没有反应过来,这人是裴禀天?

楚越说他武艺超群,当初自己对他还挺有兴趣来着,只是后来一直没见着人,她就给忘记了。

“习武没有男女之分,有些女子的天分比男子还高。”裴禀天拱手道:“臣多言,主子恕罪。”

马车里为避嫌,还坐着两个护卫,千秋打量了裴禀天好一会儿,也就没有再开口。

到了楚家,门口都挂着喜气洋洋的红绸,千秋一身平民装束,下了车也没人认得她,还是裴禀天将她领进去的。

“皇上呢?”千秋小声问他。

裴禀天带着她到一处长廊站着,身后的护卫都已经撤下:“皇上在内院,外院都是朝臣,等臣带您进去。”

千秋点头,跟着他走。刚踏进内院,就看见一个满头金步摇,一身宫装的女人正走出来。

是惠妃,裴禀天皱眉,转身面向墙壁。外臣看见妃子都是不能直视的,在外头更是礼都免了直接回避。

千秋神色黯淡了些,也跟着转身,面朝墙壁。

惠妃没看见他们,提着裙摆就往一边的小厨房走。

“主子,臣回避情有可原,您躲什么?”裴禀天侧头就看见面壁思过的千秋,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“我不想看见她。”千秋淡淡地道:“有点丢人,瞧瞧人家都是皇上从正门带进来的娘娘,我还要跟你偷溜进来,想想就容易心酸,遇见了就更是难堪。”

裴禀天微微皱眉:“据臣所知,娘娘似乎在传言中是更得宠的。”

“你也说那是传言。”千秋翻了个白眼:“人家还传言我美若天仙呢,是真的么?”

裴禀天是武夫,也不会什么花言巧语,顺着千秋这句话,他就摇了摇头:“传言不可信。”

女人有个毛病,就是自己可以说自己不好看,别人要是敢说,那绝对就是仇人!

千秋也算个女人,当下就恶狠狠地朝裴禀天呲牙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