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未阁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凰歌千秋 > 第八十一章 尔与国孰比轻重?

凰歌千秋 第八十一章 尔与国孰比轻重?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凰歌千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司徒秀秀平时脑子不好使,可是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,嘴巴却格外厉害,大概是被吴国皇后教了不少的话。

她说:“如今大晋邻国只有吴国最为富庶,若是臣妾得了江山,直接与了皇上半壁,那么将来万一皇上反悔,想要整个吴国,吴国不就没有还手之力了么?臣妾也不好向天下人交代。”

帝王面无表情地道:“你要朕助你登位,若是登位之后你对我大晋倒戈相向,那又该如何?”

吴国有女皇的先例,不过嫁出去的女儿都是要回国才能掌握江山。司徒秀秀此番是想得到韩子矶的兵力支持,继而战胜司徒锦一党,吞下王位。

“臣妾是爱着皇上的。”她叹息:“就算不为了江山,臣妾也是心甘情愿嫁给您。只是您心里没有臣妾,才叫臣妾寒了心。若是皇上肯让臣妾也怀上一子半子,吴晋江山,不将都会是韩姓天下了么?又何必担心臣妾反悔。”

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,韩子矶眯起眼:“可惜现在才想来怀,已经太晚了些。”

司徒锦都已经集结了兵力打算逼宫了,怀孕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自然赶不上。

“臣妾可以与陛下签订契约。”司徒秀秀笑道:“自然有的是办法,让我们双方都不吃亏。”

“哦?”韩子矶看着她呈上来的一纸契约,修长的手指慢慢接过,展开。

她的条件,是要姬千秋腹中胎儿将来生下之时过继给她为子,也就是吴国将来的太子,这样一来,双方都不会吃亏。若是此子在将来发生任何不测,大晋都有权力以谋杀皇子的罪名攻打吴国。

司徒秀秀登基之后,会友情赠与大晋五座城池做定金,等千秋的孩子平安长大至十八岁,皇位会交给他。

这条件看起来诱人至极,妇人到底目光短浅,只想享受这十八年的皇位安逸,而几乎是卖掉了整个吴国。

韩子矶摸着下巴思考片刻,看着司徒秀秀道:“你的意思是,要姬贵妃跟你回吴国?”

司徒秀秀微笑:“臣妾也怕皇上突然反悔,帮着您妹夫反过来对付臣妾。所以有姬贵妃在身边,臣妾安心许多。”

毕竟姬千秋是韩子矶深爱的人,韩子矶此人城府太深,心思莫测。就算现在答应帮她,也说不定还有后招。所以拖着一个姬千秋,司徒秀秀心里才有底。

韩子矶犹豫了许久,这步棋很关键,走还是不走?千秋那暴脾气,要是知道他要卖了她,指不定要挥起拳头怎么揍他呢。

可是当下,最能当筹码的也只有她了,怀着孩子的宠妃,足以平衡起吴晋两国。

“朕去同她商议,你先好好歇着吧。”帝王起身,大步往外走。

司徒秀秀站在殿中,屈膝恭送。

千秋最近精神不错,听说未晚要回来了,便更是喜气洋洋地叫百合收拾景象宫,那丫头肯回来陪她玩,她宁愿把景象宫的主殿让给她。

正搁院子里吃水果呢,就看见韩石头走了进来,坐在她身边,轻咳了两声,一脸为难。

“怎么了?”千秋看他这副样子,有些好笑地问:“有事求我?”

帝王要人做事,自然用不上“求”字,只是他摸不准千秋的反应,只能试探性地问:“你在宫里是不是也觉得挺无聊的?”

千秋眨眨眼,左右看了看:“还好。”

“朕听闻吴国山水很好,风景也不错,你要不要去逛逛?”

吴国?千秋一愣,皱眉:“吴国不是正乱着么?你叫我去干什么?”

没办法,还是得直说。韩子矶叹了口气:“司徒秀秀想要吴国皇位,朕想要吴国的江山,刚刚与她商量了,她说,要你随她回国,朕派兵增援,等你腹中孩子落地,便可以做吴国的太子。”

千秋没太明白:“我怀的是你的孩子,怎么拿去做吴国的太子?”

“司徒秀秀要当女皇,她又是朕的妃子,所以朕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。”韩子矶道:“也只有让朕的孩子在将来能拿到皇位这样的筹码,才足够让朕出兵的。”

千秋反应过来了:“你的意思是,我要去吴国生孩子,然后孩子生下来,还是她的?”

“当然也还是你的孩子。”韩子矶抿唇:“朕会在我们的孩子长大之时,吞掉吴国,之后便是天下归一,你与孩子,都还是朕的。”

脸色渐渐苍白,千秋想笑,眉头却皱得死紧:“我要离开你,直到孩子长大?这么多年的时间,就为了换吴国江山?”

韩子矶抿唇:“你说反了,应该说这么些年,就能换回来吴国天下,很是值得。”

千秋不能理解,她从来不能理解这些男人的江山事,一如不能理解自家老爹为了谋反筹划了十几年。在他们的心里,江山是不是天下最贵重的东西?

沉默了许久,她缓缓开口:“我上次问你,江山与家人哪一个更重要,你回答我是家人重要。”

韩子矶一愣,下意识地便答:“那是指未晚……”

答了还不如不答,未晚是他的家人,他便从来没有把她当做家人是么?所以在江山面前,他选择了抛弃她。

心里一阵绞痛,千秋没想明白,她不过就是当初偷了银子没撞对人,怎么就惹上了这么一个人?

突然觉得好后悔。

韩子矶也明白自己说得不太对,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。他心知千秋喜他爱他,所以难免对她就苛刻了些,总觉得这人爱着自己,那么为了自己,应该就能做出点牺牲。

父皇母后和未晚自然是他嫡亲的家人,拿任何东西都不能让他们深陷险境。可是千秋……

韩子矶低头反省,他也许只是熟悉她,算不得太多喜欢吧,不然司徒秀秀提出这样的建议的时候,他为什么还觉得挺划算的。

“淑贵妃算盘可能没打响。”千秋嘴唇苍白,慢慢站起来道:“想拿我当威胁你的筹码,却不知,若是你想反悔提前吞掉吴国,舍弃了我也是正常的。”

院子里的风有点冷,吹得她蓝色的宫装轻轻飘舞。自他上次亲手替她穿上那套宫纱之后,她就一直爱上了穿蓝色。

可是现在突然觉得自己很傻,怎么就没把人心看清楚,就提前早早地将自己的心交了出去?

活该现在难受伤心,都是她自找的。

轻嗤了几声,千秋朝韩子矶跪了下去:“皇上要臣妾做什么,臣妾自然只能领旨,一切由皇上安排便是。”

说完,也不等韩子矶开口,起身便进了内殿,牢牢地锁上了门。

帝王张了张嘴,他已经想好无数种来说服她的方法了,甚至忍不住要将自己心底藏着的打算告诉她。

可是千秋就这么跪下,说了那么一句话,便走了。

到底是换过身子的,他现在似乎完全能感受到千秋的心,疼得连他都皱眉。

他没有哄人的经验,想上去拍门,安慰她两句,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只能呆呆地在院子里坐了许久,才站在那门外道:“你不要难过。”

这笨嘴笨舌的,哪有朝堂之上半分的伶俐。韩子矶有些懊恼,却听得里头的人哑着嗓子问:“我说我难过,你能收回成命么?”

韩子矶一愣,沉默。

里头的人突然笑了,笑得嗓子哑哑的:“你走吧。”

既然已经成了定局,那还留这多余的安慰做什么。千秋埋在被子里,咬牙流了许久的泪。

老爹常说,会让女人哭的男人,都不是良人。他骄傲地说,以前从来没有让娘亲哭过,只可惜他们未能长相厮守。

而现在这石头,已经叫她疼得眼泪都要流尽了。她怀了他的孩子,本以为是好事,没想到却变成了他得天下的垫脚石。

到底是聪明睿智的少年帝王,拿一个女人和腹中胎儿,就可以换得吴国江山,这买卖真的不亏。若不是她爱他,其实她都该拍手叫好。

多好的决定。

原来以为的恩宠疼爱,心灵相通,不过都是她自作多情。

帝王与淑贵妃意见达成一致,韩子矶很快恢复了司徒秀秀的皇后之位,并令十万大军护送皇后回吴国探望病重的皇帝,姬贵妃随行。

明眼人都看得清这一场交易,只是有不少人唏嘘,那姬贵妃是向来得宠,又身怀六甲,没想到却被送去了吴国。

随行护驾的是裴禀天和楚越,楚越看着不紧不慢收拾东西的千秋,忍不住道:“娘娘,您真的就打算这么去吴国?”

千秋面色早已经平静,将几套黄的红的宫装都收拾好,银票也都揣好,淡淡地道:“不然还能如何?跟他吵,跟他闹么?你知道他的决定,是不折手段也要达成的。与其撕破脸,不如我自觉些。”

裴禀天看着千秋那肚子,眉头一直没有松开过:“路上颠簸,娘娘的身子可能受不住,皇上给您准备了一辆最好的马车,不会太过颠簸。”

“替我谢谢他。”千秋深吸一口气:“也谢谢他全家。”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